天空

像天空一样不需要诠释
你抬头仰望
人 事 物 全部都一样

每天都有很多做不完的任务
好累

猫左先生的文章 句句刺骨

每天都听很多资讯
让我没有时间思考
我很不开心
虽然说大学生应该像海绵一样吸收
但是我觉得选择和衡量自己的能力
还是很重要的 因为这么多的知识
你没办法什么都要
但是专注当下的课是最重要的

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存在,是不是都一定要有一个清楚的信念或价值,才能去掂量自己的名字。

选自 《你走慢了 我的时间》

您今天早餐是不是吃了一个哲学家?
_我的世界中心

你们看见了什么
如果看不清楚 可以后退一点
这可能会给予一些帮助
距离可以让人看清楚事物
通过全局,各位可以更清晰的辨识物体
更容易的去理解关联的事物
通常会看得更清楚
_我世界的中心

原生家庭疗愈的七个阶段

家,其实是一个比较广的概念,既包括原来自己长大的那个家庭,也包括仍然被原生家庭影响的现在的关系,例如,父母已经过世了,但是和自己的丈夫、妻子、孩子、朋友之间依然延续着原生家庭的互动模式。这些类型的亲密关系,都是我们谈到的“家”。要疗愈原生家庭中发生的问题和伤痛有七个阶段的过程要走。

第一个阶段
  不知道有原生家庭的问题,只是觉得痛苦,见不到家人的时候想念,见到家人的时候,过不了多长时间又开始冲突,无法和睦相处。也有的家庭是只能做浅层次的沟通,大家相敬如“冰”,不能谈及深层次的内容。有的人会选择逃离,但是即使离开家人以后,仍然会遇到与家人相似的“朋友”,重复熟悉的痛苦。

第二个阶段
   开始明白有原生家庭的问题,尝试开始重建自己的界限,开始学习划界限,但是遇到家庭的激烈反对和攻击,会比第一个阶段更加痛苦,因为暂时还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离开家庭。有的人就退缩回去以前的互动模式,因为“熟悉的痛苦”反而比较好受。但是有的人会选择继续走下去。

第三个阶段
  开始可以划界限,可以离开家庭,找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开始医治,开始找到相对安全的“代父母”来得到滋润,但是还没有勇气尝试回家。在这个阶段的末期,开始能够认识到原生家庭不仅有伤害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有很多的传统、习惯都是今天仍然给我们带来祝福的,开始对原生家庭“去妖魔化”,开始有“盼望”。

第四个阶段
  医治到了一个程度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了一点力量,情绪相对比较稳定,平安,可以开始回家了。但是回到家,很快就会“败下阵来”,受到新的伤害,也会反击,也会造成家人新的伤害。不得不再次逃离。经过一段时间的医治,再回去,再逃离,如此反复。这个阶段会持续一个很长的时间,因为医治是包括安全感、情绪按钮、内在誓言、 自我认知、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界限把握及其他人生的方方面面的,一直到在所有的这些问题上,我们都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稳定的认识,我们才能不那么容易被“戳破”。

第五个阶段
  能够保护自己,基本可以和家人稳定的相处了,虽然偶尔还是有“戳破”的时候,但是对自己可以不再回到原来原生家庭的循环模式已经有了相当的信心,可以允许自己有被“戳破”的时候,可以迅速的调整回来。至少可以做到当受到家人攻击的时候,可以不攻击回去,不造成新的伤害。
第六个阶段
   能够形成自己的保护膜,不仅在知识上,而且在心态上,行为习惯上都已经可以保持稳定,好像一层宇宙服一样,不管家人如何攻击,都不会再受到伤害,甚至可以在家人伤害自己的时候,帮助对方疏导情绪,或者表达爱意等,来使对方得到医治。从这个阶段开始,这样的互动,开始使我们的家人得到医治了,因为我们自己开始成为了一个“稳定剂”,当家人消沉、暴躁、抑郁、苦毒、愁烦、绝望的时候,你开始对他们有医治性,你开始成为一个有“医治性”的人了。
(从第六个阶段开始,我们开始对我们的家人有医治性,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家人也开始属于他们自己的医治之旅了……)  

第七个阶段
  我喜欢叫这个阶段叫做“筛子”阶段。在前面的阶段里面,我们都是防护的状态,我们和家人之间的关系,就好像隔了一层膜,风和日丽的时候,我们就出来承受一点天伦之乐,天气一变,我们就赶紧把自己保护起来了,很紧张,有防护。
  到了筛子的阶段,自己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净化机”,即使是在家人暴跳如雷的时候,依然可以将对方的动机细分开来,一个行为是由很多动机组成的,从自己的角度,常常只看到自己行为里面爱的动机和公义的动机,但是从对方的角度看,却常常只看到罪的动机和败坏的动机,从心理辅导员的角度来看,还能看到一个心理需求和医治需求,从神的角度来看,则会看到更多。
  在这个阶段里面,你可以将这些都很好的过滤筛选,有毒有害的部分可以滤除,而不在你身上留下什么影响。你也可以很放松的享受家人的爱意和关怀,你也可以很自在的在他们需要的时候给他们一些爱的浇灌。在爱的关系里面,变得很自由。

以上文章來自林文采博士專欄:
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d87d53590102wx8l.html?type=-1

渐渐的 我懂得如何去欣赏
那血红色 呵 好美

你想告诉我什么呢?

被我弟的香水味呛醒
大晚上喷什么香水
还能不能愉快的睡觉🤢🤢

贫穷得只剩下金钱